都市怪談之賭鬼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男人亲女人的胸_男人亲女人的胸视频_男人亲女人胸视频

  欲望是罪惡的根源。人心一旦打開瞭欲望的閥門,那麼就離地獄不遠瞭。——題記

  世界上有鬼的存在麼?或許有吧!

  鬼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任何人都會遇到。今天我所要講的就是我遇到鬼的故事,膽小者請遠離,這是另外一個世界的隱秘。

  2015年大學畢業之後,本以頂著大學生這個天之驕子的稱號,必能在職場如魚得水,步步高升。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瘦骨嶙峋的。畢業三個月之久,簡歷投瞭不下百次,面試瞭十幾傢公司,不是不符合對方要求,就是工資低,自己沒看上,眼看著手裡的餘錢一點點減低瞭,工作還沒著落,想出去當鴨的心都有瞭……

  傢裡呢?我出生在貴州一個偏遠的山村,父母依靠著三畝薄田勉強供我讀瞭大學,如今傢中還是13年前建的三間瓦房,這個時候又怎麼忍心向傢中開口求錢呢!

  走在高樓林立的城市街道,一股莫名的失落感侵襲我的大腦,突然感到異常疲憊,真的想回到老傢那個山青水秀的村莊,不理外界的紛紛擾擾。然而就這樣一無所有的回去,註定是要被村裡的人恥笑,白上瞭那麼多年大學,不說光宗耀祖,還無法養活自己!想一下那般情景,心裡疙瘩一下,背上的冷汗直流。

  肚子這時也莫名奇妙地軲轆軲轆直叫,才恍然發覺出來大半天瞭,還沒有吃飯呢!掏瞭一下口袋,還餘下10元錢的毛票,將就著可以對付一頓。隻是想到這個月20號還有200元的房租費需要繳納,就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瞭。

  不管瞭!古人雲,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到瞭那一天再說吧。現在先顧肚子吧!

  我埋頭往一胡同裡走去。這也是在城市中摸打滾爬的經驗,一般在高樓之外,會有一些外來務工聚集地,那些房屋破舊低矮,房租便宜,常開設一些小吃店,飯菜分量足,價格又低廉。

  走到狹窄的胡同裡,瞅著兩邊,生怕漏掉小飯館。

  腳下突然響起一聲“哎呀,疼疼疼”的哎呦聲,我忙朝下看,隻是踩到瞭下水道的井蓋,怎麼會發出聲音?

  當時我以為是幻聽,就沒有在意,正準備抬腳離開,井蓋下邊發出更大的聲響,似乎想告訴我並不是幻聽。

  “小兄弟,別走!”聲音陰森森地。

  一股寒意從腳底直串到腦頂,渾身打瞭一個冷顫,後背上冷汗涔涔。我嚇得趕緊從圓形的井蓋上跳瞭出去,兀自猶疑不定。恍然間想起,村裡的老人說過,人走道不能從下水道的井蓋上邁過,那裡晦氣最重,運氣不好容易沾染穢物,就尋思著趕快逃離。

  “你想不想發財?想發財就不要走!”井蓋下的聲音迫切而嘶啞,充滿著蝕骨的誘惑力。

  我壓抑住恐懼,停下瞭,心裡想到該如何才能發財呢?那邊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急忙給出答案:“隻要你把井蓋掀開,讓我附你的身,我就想辦法讓你發財!”

  人在落魄的時候又怎麼會顧忌那麼多,隻不過讓它附身而已,就能圓瞭發財夢,總比現在一日三餐都成問題要強太多。

  打定主意,我就彎下身雙手抓住井蓋的邊緣用力往上掀,幾乎使出瞭吃奶的力氣,井蓋卻紋絲不動,額上豆粒大的汗珠從面頰流下……

  井蓋下面的它似乎更急,忙提醒道:“看一下井蓋上是不是有畫著八卦圖形?”

  我仔細查看,果然在井蓋上的中央畫著一幅陰陽魚,一黑一白,環繞如太極圖案,我心思一動,下邊就已知曉,聲音再次響起:“你對著圖案撒泡尿,再掀開井蓋。”

  此時路上行人稀少,我也顧不得瞭,忙褪下褲子,對準那個八卦圖案來一個“龍王出海”,說也奇怪,那個圖案沾到瞭尿液,化作一陣白煙升騰而去。

  我此時暗嘆神奇,那個聲音又焦急地催促:“趕快把井蓋掀開。”這下倒沒有費什麼力氣,就把井蓋給掀開瞭。

  我低頭往下看去,底下什麼也沒有,那個聲音又來自哪裡。

  “小兄弟,我說話算數,你救我出來,我肯定保你發大財。”這次聲音直接從我的右手手臂上發出。

  我忙撩起袖子,在光滑的右手小臂上赧然發現瞭一個頭戴紫金冠身著紅錦百獸袍腰系玲瓏獅蠻帶腳蹬穿雲履的威武非凡的大將軍,栩栩如生,纖毫畢現。我急問道:“你是誰?怎麼幫我發大財?”

  那刺青將軍手腳不能動,口也不能言,和旁人身上的刺青沒有任何區別,然而我的腦海中卻響起瞭聲音:“我是誰暫且不能告訴你,你可以叫我賭神。”

  “你是誰,我也不想管。現在我就想知道你如何幫助我發財?”

  “你小子怎麼這麼笨呢?都告訴你我是賭神瞭,你還不明白麼?”

  我嗤之以鼻,說道:“十賭九輸,這個道理誰不懂。”

  “哈哈。那是因為沒有遇到我賭神,現在我保你逢賭必贏,包你一輩子榮華富貴。”言語中透露出睥睨萬物的霸氣。

  “總得要賭本吧。”我無奈地吐露實情,“現在我口袋裡可隻剩下10元錢瞭。”

  “你瞧一下附近有木有彩票店之類的,讓我們贏一個缽滿盆滿。”那個聲音給我下瞭指令。

  我尋思著,今天遇到的事情實在太神奇瞭,現在權且再信他一回。向前走瞭二百多米,終於找到一傢福利彩票店,打開門進去,店主是一位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少婦,此時臨近飯點,店裡沒有其他顧客。

  店主詢問我要買哪類彩票,刮刮樂,雙色球,還是時頻彩?對於這些我之前沒有接觸過,自然不懂,心中急問道:“賭神,你說玩哪一樣?”

  等瞭半晌,不見賭神發聲,我忙捋起衣袖露出右手小臂,貼著玻璃壁窗來回幾圈,讓賭神好好細瞧著擺放在櫃臺中各式各樣的刮刮樂彩票。然而直到店主眼中流露出嫌棄的樣子,那個所謂的賭神依然不吭一聲,當時我那把人都丟到爪哇國去瞭……

  整瞭整衣袖,裝模作樣地咳嗽一下,從口袋中掏出一張5元的鈔票,甩給瞭店主,指著印有5元面值的刮刮樂,慢條斯理地說道:“就給我拿那張點球大戰,不用找瞭。”

  店主翻瞭一個白眼,撿起那張5元鈔票,從櫃臺中掏出一張點球大戰的彩票提給我,陰陽怪氣地說道:“祝君中大獎!”

  我那時就有瞭不好的念頭,這5元大鈔估計打瞭水漂,那叫一個肉疼加心疼。等我把差不多把那張刮刮樂刮開所有的封印之後,把票面上的規則連讀瞭三遍,仍不死心,心裡念叨:這不科學,我可是有賭神保佑的。

  然而事實卻是我被那個所謂的賭神蒙騙瞭,5元錢打瞭水漂,一邊惡狠狠地咒罵著賭神,一邊走出彩票店。

  真奇瞭怪瞭!等我前腳剛邁出彩票店,腦海中閃現出賭神的聲音,“嚇死爺爺瞭!”

  我氣憤地指責道:“賭神你這小子,剛才死哪裡去瞭。讓老子賠瞭5元錢不說,還遭美女一頓白眼。你信不信,我把你從我手臂上剜掉。”

  “你不要生氣。這真的不能怪我。”賭神急忙辯解道。

  “不怪你,難道怪我瞭?”我更加生氣瞭。

  “你進門的時候難道沒有看到那傢店主在門右側供著武財神關羽麼?如果我施法被關羽那小子看到,我們就吃不瞭兜著走。”賭神解釋道。

  這邊的彩票店幾乎傢傢都供奉武財神關羽,那這個賭神豈不是沒有什麼用處麼?

  賭神揣測到我的意圖,忙繼續說道:“不要擔心。隻要你用外套把關羽的真身裹住,到時我就可以施法瞭。”

  我聽瞭賭神的話,喜笑顏開,裹住關羽的真身不是手到擒來,這次進入彩票店,我先把外套脫掉,裝模作樣地對著關羽的雕像拜瞭拜,一邊嚷著太熱瞭,一邊把外套堆砌在關羽的雕像前面。

  店主那邊也渾不在意,不忘挖苦道:“拜瞭關二爺,估計這次你可就會中大獎瞭。”

  我心中暗自得意,這次肯定會中大獎。賭神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這次買雙色球,包你中一等獎500萬,下期必開號碼是紅球02、03、15、26、31、33,籃球10。

  我鸚鵡學舌一般把雙色球的號碼報給瞭店主,這邊正準備掏出2元錢交給店主。突然聞到一股餿味,錢還未提過去就被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抓住,一把把我拽出瞭彩票店。

  店主那邊叫喊著:“你那註彩票還打不打?不給錢可不給你打瞭。”

  老乞丐把我拽出門外,咧著嘴,露出一排黃牙,笑著說道:“小老弟,你可要感謝我的救命之恩啊!”從我手中掏出那2元錢,繼續說道,“這個就當酬謝瞭。”然後鬼魅一般逃走瞭。

  我望著那個奔跑若飛的老乞丐的背影,想喊搶劫,想一想隻是兩元錢就覺得有點大驚小怪。好在口袋裡現在還有三元錢,還可以買一註。

  我又走進瞭彩票店,心中喊著賭神出來,然而賭神卻似沒影瞭一般。我趕忙捋起袖子,發覺手臂上的賭神刺青上面出現三根手指印,猶如捆縛的繩子。我暗嘆一聲,估計自己沒有發財命,這三元錢還是留著自己買饅頭充饑吧,拿起案臺上的外套扭頭走出瞭彩票店。

  那個彩票店主叉著腰嘲笑道:“沒錢不要買彩票,買瞭也不中。”

  第二天等到雙色球開獎之時,出瞭的號碼就如賭神所說的一個不差,我氣得頓足而跳。那個老乞丐,你TMD,賠我的五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