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男人亲女人的胸_男人亲女人的胸视频_男人亲女人胸视频

  我傢後面的大山裡有一口古井,古井裡的水不僅清甜可口,而且常年取之不盡,很受當地人的歡迎。

  井水雖然很受人歡迎,但是你要取水的話,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古井一直由一個叫做福伯的老人在管理著,你要取水的話,得經過他的同意,而他每次都叫前來取水的人做著同一件事情,就是必須要給豎立在古井旁邊的一塊名字叫做“井龍王神位”的石碑上香,然後才能取水。

  我一直不明白福伯為什麼要求你取水就要給一塊破石碑上香,更加不明白每逢重大的節日,福伯還要聚集本地所有的村民,到石碑跟前搞一場大型的祭祀活動,直到我的一班小學同學出現瞭意外。

  那是我讀小學三年級時的事情瞭,有一天下午放學後,我和幾個同學到後山去玩。由於那時是夏天,我們玩瞭一個多小時後,便已經是大汗淋漓,口幹舌燥,因此我的一個同學小偉提議說,不如到那口古井打點井水喝吧。

  小偉的提議得到瞭大傢的贊成,於是我們一夥人浩浩蕩蕩的來到那口古井所在的地方,我本想喊福伯給我三支香的,可是環顧四周之後,卻發現他並不在這裡。

  “怎麼辦?”我對同伴們說道,“福伯不在這裡,我們怎麼打水喝啊?”

  “福伯不在這裡又怎麼樣?”小偉反問我道,“這裡有現成的水桶在,難道我們非要在福伯的幫助下,才能打到水喝嗎?”

  “小偉你不知道嗎?”我認真的說道,“福伯可是要求每個前來打水的人先給石碑上香,然後才能打水,現在福伯不在,我們上哪裡找幾根香啊?”

  “小李你真是笨啊!”小偉說道,“你都說瞭,上香是福伯要求的,現在福伯不在,我們還用得著上香嗎?大傢說是不是?”

  小偉這一番話說得頭頭是道,加上大傢又饑渴難耐,因此遲疑瞭幾秒鐘之後,終於大膽地抓起瞭水桶,幾個人齊心合力的打瞭一桶滿滿的井水上來。

  因為我心中有疑惑,所以小偉他們打水上來之後,並沒有過去喝,而是憂心忡忡的看著他們把那桶井水喝個精光。

  為瞭不讓福伯發現,小偉他們一喝完井水,立即作鳥獸散。

  “這件事情要不要跟福伯說呢?”我我悶悶不樂的回到傢中,心裡總是想著這個問題,甚至到瞭後半夜,仍然想不通。

  “黃醫生!黃醫生在傢嗎?”門外突然響起瞭小偉媽媽的聲音。小偉媽媽的聲音很大,而且她一邊喊,一邊猛烈的瞧著我傢的大門,看樣子是有非常焦急的事情。

  我媽媽聽見敲門聲,趕緊起身過去把門打開瞭開來。

  門一開,小偉媽媽馬上一頭沖瞭進來,一把抓在我媽媽的聲音說道:“黃醫生,你快過來看看我的兒子吧!他已經吐得快要死瞭!”

  “什麼?小偉出事瞭?”我聽見小偉媽媽的話,急忙從房間裡跑瞭出來,“阿姨,你是說真的嗎?”

  “真的!千真萬確!”小偉媽媽急切的說道,“不僅是我傢小偉,還有吳大媽,張大叔傢的孩子也吐得非常厲害!”

  “連小吳他們都……”我不敢往下想瞭,向我媽媽說瞭一聲:“媽我有急事要出去!”後,便匆匆忙忙的朝福伯傢那裡跑去。

  福伯傢就在那口古井不遠處,是一間非常簡陋的茅屋。福伯剛一開門,我馬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向福伯磕頭認錯道:“福伯,對不起!”

  福伯見我一見面便磕頭認錯,連忙扶起我說道:“這孩子,你又沒得罪我,怎麼向我磕頭認錯?”

  “不!福伯,我必須是要向你磕頭認錯的。”我含著淚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瞭福伯。

  “這幫孩子真是太大膽瞭!”福伯聽完後一拍大腿說道,“怎麼能夠不給井龍王上香就貿貿然打井水喝呢?”

  “福伯,現在不是罵小偉他們的時候!”我急切的說道,“他們現在吐得非常之厲害,福伯你快點想想辦法,救救他們吧!”

  “小李你放心,這件事情說來我也有一定的責任,所以我一定會盡力去救他們的。”福伯安慰我說道,“走!我們這就去看看你的小夥伴們!”福伯說著,拉著我向小偉傢走去。

  “福伯,我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在路上,我問福伯道,“為什麼那口古井一定要上香才能打水,不上香就會出那麼大的問題呢?”

  “小李你這個問題問的很好!”福伯瞇起眼睛來說道,“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從這口古井的來歷說起。”

  福伯說到這裡,咳嗽瞭一聲,開始向我講述古井的故事:

  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正是戰火紛飛的時代,那時候的人們,不僅要飽受戰爭之苦,還要應付隨時而來的天災。

  有一年,我的傢鄉(這裡的“我”是是指福伯,下同)發生瞭一場非常罕見的旱災。這場旱災從春分起,一直到秋分都沒有結束,持續的幹旱,讓地裡的農作物顆粒無收。沒有糧食,人們除瞭挖樹根吃樹皮以外,就隻有逃荒這一條路。

  村長看到這種情況,心裡非常的苦惱,不斷的想辦法解決幹旱的問題,可總是不成功。這時有人提議說,不如我們祭拜一下菩薩,看看菩薩有什麼指示吧。

  這個人口裡說的“菩薩”,正是我們這個村一直供奉著的那位菩薩,這位菩薩據說非常的靈驗,你有什麼問題想求它解決,隻要你在白天給它祭祀一番,然後晚上的時候叫一個小孩在它的廟宇裡睡上一晚,它就會將解決問題的方法報夢給那個小孩。

  這其實算是一個傳說,但是在這個生死存亡的關頭,便是死馬也要當活馬醫瞭。村長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決定采納那個人的建議,而被選作在菩薩廟宇裡睡覺的小孩子就是我。

  我不知道村長為什麼要選我,也許村長是個有些道行的人,一眼看得出我與眾不同,總之事情相當的順利,我進去不久就睡著瞭。在夢中我真的看見那位菩薩一臉慈祥的對我說,要解決幹旱的問題不難,隻要村民在後山的某一個地方打井,就得獲得源源不斷的水源。

  “是嗎?那太好瞭!”我興奮的說道。

  “不過你要告訴村民一件事情。”菩薩說道,“那口井打成之後,必須設一個叫做井龍王的牌位,每個前往打水的人先給牌位上三根香,然後才能夠打水。”

  菩薩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消失瞭,而我也從夢中蘇醒過來。

  我一醒來,立刻找到瞭村長,將夢中菩薩告訴我的事情原原本本跟村長說瞭。村長聽瞭之後,馬上叫人到後山的那個地方打井,果然打出瞭水來。

  有瞭這口井,幹旱的問題自然而然的解決瞭。

  但不知是村長忘記告訴村民,還是村民無意中疏忽瞭,那口井打成之後,居然沒有一個人想起為那口井立神位。

  更要命的是,過瞭一段很長的時間,也就是幹旱結束,村民們無需到那口井打水的時候,我在偶然間向村民們提出這件事情,得到的卻是他們的痛斥:

  “立什麼牌位,這口井是我們全體村民們辛辛苦苦打出來的,跟那個什麼井龍王沒有一點關系!”

  我見村民們發如此之大的火氣,自然不敢繼續說這個問題。

  到瞭第三年的春天,幹旱又來瞭。村民們很自然的將希望重新寄托在那口水井上。

  也就是這個時候,問題出現瞭。

  一開始是打出來的井水有問題,當村民從水井裡打水上來的時候,他們看見水桶裡裝著的,是一桶清澈見底,非常甘甜可口的井水。可是當他們將水提回傢之後,那井水卻發生瞭非常奇怪的變化,由清澈見底變成臭不可聞,混濁不堪的血水。

  怪事還不斷的在那口井的周圍發生,有的村民清早起來到那裡打水時,經常會看見一些有頭沒有腳,又或者有腳但沒有頭的人影在那口井的周圍飄動著。

  最為詭異的是,有一天傍晚,村裡的王大嬸前往那口井打水,一個滿頭都是水草,渾身濕淋淋的女人懸浮在井口上。它一看見王大嬸,馬上伸出一條又長又紅的舌頭,將王大嬸硬生生的拉進瞭井中。如果不是後面看見瞭,及時拉瞭王大嬸一把,王大嬸真的會活生生的淹死在井裡。

  直到這個時候,村民們才想起瞭我之前跟他們說過的話,他們從外地買瞭一塊石碑回來,請人在上面刻瞭“井龍王神位”,立在那口井的旁邊,怪異的事情才得以慢慢的平息。

  “那麼福伯。”古井的故事一講完,我好奇的問道,“既然立瞭石碑之後,怪異的事情就沒有瞭,那為何小偉他們喝瞭水之後還吐得要死呢?”

  “不是這樣的,小李。”福伯說道,“立瞭石碑之後,怪事不是沒有瞭,而是少瞭很多,一年當中還是會發生那麼一兩件的,所以我為什麼要求每個人打水之前都要上香,過時過節還要召集村民們祭祀,因為隻有這樣,才能保證少發生一點怪事。”

  “那小偉他們……”

  “他們算是不走運瞭。”福伯說道,“不過這也沒什麼,隻要他們第二天乖乖的到石碑面前上香認錯,他們就會好起來的。”

  我的幾個同學的傢長聽瞭福伯的話後,立刻教訓瞭小偉他們一頓,然後按照福伯所說的去做,小偉他們果然很快的好瞭起來。

  這就是關於我傢鄉的古井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