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鬼故事之衣服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男人亲女人的胸_男人亲女人的胸视频_男人亲女人胸视频

  朱哲和馬琴是一對情侶,也是登山愛好者。他們爬過很多山,後來有一次,馬琴在書上看見瞭這樣一段話:“這世上的山,似乎都讓那些登山者爬盡瞭。然而還有一座雪山,卻從來沒有人爬過。山上常年的白雪,還保持著當年剛落下時的純凈無瑕。”

  這座山並不高,也不險,線條十分柔和。之所以沒有人爬,是來自一個傳說。

  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這山並不是雪山。山下住著一個少年和他的母親。這少年頑劣非常,令他母親很頭痛。如果隻是少年人的頑劣也就罷瞭,可是有一天,他和村裡一戶人傢的兒子吵瞭一架,吵架的原因無非是少年之間的口角,也沒有特別的。但是他記恨在心,竟在夜裡焚起大火,將那戶人傢老老少少50多口人全部燒死。當夜慘叫聲震天,火光照紅瞭這座山。他母親震驚而傷心,又不忍心殺死他,便將他綁瞭放在這山上,要老天來定奪他的生死。當時正是夏天,少年隻穿著單衣。不料後來山上竟然下起瞭漫天大雪,少年凍得瑟瑟發抖,大聲喊:“媽媽,好冷啊!”可是他媽媽在村子裡,村子裡並沒有落雪。這少年就凍死瞭。山上的白雪從此常年不化,凡是上山的人,都會在夜裡遇見一個瑟瑟發抖的少年,青白的臉色,喃喃道:“媽媽,好冷啊!”一邊說,一邊剝下那人的衣服。所以凡是上山的人都凍死瞭。後來再沒有人敢上山。

  馬琴最喜歡那些有傳說的山,因此立刻建議去爬這座雪山。朱哲一向很聽馬琴的話,當然沒有異議。

  出發那天,馬琴遲到瞭半個小時。朱哲沒有怪她,她從來沒有遲到過,這次可能是意外吧。

  到瞭山腳下,兩人換上登山服。馬琴穿的服裝異常肥大,簡直有男子登山服那麼大。朱哲皺著眉頭道:“你怎麼穿這麼大的衣服?這樣行動會很不方便。”馬琴頑皮一笑,朱哲也就不再說什麼瞭。雖然書上說這座雪山不高,但那是相對其他雪山而言,其實這山依舊不低。好在兩人都有豐富的登山經驗,一路上去沒有什麼意外發生,眼看就快到山頂,預計在天黑前可以返回山腳。

  這時天氣驟變,氣溫急劇下降,漫天大雪沸沸揚揚地下起來瞭。兩人很快感到瞭徹骨的寒冷,立即往山下返回。但是過不多久,寒冷就已經使人抵抗不住。他們隻得找瞭個背風的地方,挖瞭個深深的雪坑,兩個人蜷縮在一起,保持體溫。朱哲抱著馬琴,隻覺得她身上冰冷,一點溫度也沒有,想來自己大概也是如此。山上又沒有樹木可以生火取暖,隻有彼此依靠,說些熱情的話來互相鼓勵。說到後來,朱哲實在抵抗不住嚴寒,眼皮沉沉地就要睡。馬琴一看不妙,馬上脫下自己最外面的登山服給他披上。朱哲感到一陣溫暖,睜開眼,看見馬琴裡面還穿著一件很厚的羽絨服,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瞭她的衣服。

  又過瞭一會兒,朱哲再次感到寒冷無法承受,於是乞求地望著馬琴,馬琴猶豫瞭一下,又脫下一件衣服給他。幸虧她裡面還穿著一件緊身皮襖。

  朱哲將馬琴的衣服緊裹在身上,體溫稍稍升高瞭一點。

  然而這種溫度維持不瞭多久,他又覺得冷到極點,他看瞭一眼馬琴,緊身皮襖將她的身體勾勒的十分美麗,看來她裡面沒穿多少衣服瞭。他不好意思再開口,便竭力忍受著。

  天色十分陰暗,隻能看到一米之內的景物。

  馬琴仰頭望著天空,憂慮著這場莫名其妙的大雪何時才會結束。突然她聽見一陣“簌簌”的聲音,低頭一看,朱哲正在瑟瑟發抖,臉色白裡透青,嘴唇發紫。她心中一緊,不斷地給他全身按摩,想給他提高溫度。他的眼睛本來是半閉的,忽然睜開眼,表情變得像孩子一樣,嘴唇抖抖地說:“媽媽,好冷啊!”馬琴聽到這句話,覺得非常熟悉。回想瞭幾秒,猛然想起那本介紹這座雪山的書上,那個傳說中的少年,也是說的這樣一句話。她不由往後一退,聲音因為冷和恐懼而顫抖:“你怎麼瞭?”朱哲仍舊是那副孩子般的表情,和平時的他完全兩樣,他惶恐地說:“好冷啊,我要穿衣服!”此時四面寒風厲嘯,天色陰沉,在這座山上,隻有這雪坑裡勉強可以維持生存,而與她相依相伴的人,卻是這樣一副模樣。

  “你是誰?”馬琴抑制住心裡的恐懼,問道。

  朱哲忽然詭異地笑:“很多年瞭,很多年沒有人來瞭,謝謝你來陪我。”說著便慢慢地朝她靠近。他的眼睛在陰暗中發著幽光,瞳孔裡反射著一片又一片雪花飄落,紫色的嘴唇上沾著白色的雪花,透出一種妖異的美。

  馬琴不斷後退、後退,可是雪坑隻有這麼大,她再沒有地方可退瞭。

  朱哲一雙蒼白而修長的手,終於掐住瞭她的脖子。那雙手越收越緊,馬琴看見一朵白雪由天而降,越來越大,終於飄進她的眼睛,於是她什麼也看不見瞭。

  朱哲開始剝下她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剝下一件,就往自己身上一套。奇怪的是,那衣服不管多麼小,他穿上都剛剛好。馬琴身上不知為什麼穿著這麼多衣服,朱哲一連剝瞭七件,終於停瞭下來。被剝去七件衣服的馬琴,看起來好像縮水瞭一樣,整個人顯得瘦小瞭好多。朱哲有點奇怪,印象中馬琴好像沒有這麼瘦。這時馬琴身上還緊裹著一件火紅的狐皮,他猶豫瞭一下,說瞭聲:“對不起!”就將這件衣服也剝瞭下來,套在自己身上。

  然而馬琴的衣服竟然還沒有被剝光,在紅狐皮裡面,又是一件雪白的皮衣。她先前被剝下的那些衣服,任何一件都可以作為冬天的外套,她居然可以穿這麼多件外套在身上,豈不是很奇怪?並且她現在的身體又瘦小瞭一圈,變得隻有朱哲的大腿那麼粗瞭,仿佛剛才被剝去的不是衣服,而是她的肌肉一般。朱哲的心裡忽然生出一股恐懼,他決定停止,不再從馬琴身上脫衣服瞭。然而這時他的雙手已經不聽從他的指揮,他無論多麼想停下來,那雙手依舊在剝馬琴的衣服,剝下一件,往朱哲身上套一件;剝下一件,馬琴的身體就縮小一圈,漸漸地縮得隻有手臂那麼粗,然後是樹枝那麼粗、掃帚柄那麼粗、雨傘柄那麼粗、筆桿那麼粗,終於完全不見瞭。

  最後一件衣服也被剝下套在瞭朱哲身上,而馬琴,她身上一共穿瞭十五件外套,十五件外套裡面,獨獨沒有人的身體。

  朱哲已經冷汗涔涔,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呆呆地看著自己的雙手一層層剝去馬琴的衣服,看著最後一件衣服從虛空上面被剝下來。每當那些衣服往他身上套過來時,他都想躲開,然而無論他怎麼扭動,衣服還是套在他身上。

  他獨自坐瞭很久,雪終於停瞭。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驀地發現前面站著一個人,正是馬琴。她依舊是那麼漂亮,但是隻是一道虛浮的影子,在風裡飄搖,唇邊掛著似有若無的笑容。他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馬琴在陰冷的空氣中滑行過來,在他近前一尺左右停下來,悵悵地嘆瞭一口氣:“哲,你知道我為什麼在出發的時候遲到瞭半個小時?因為在路上我遭遇瞭車禍,已經死瞭。可是我還想陪你最後爬一次山。這是雪山,我怕你會冷,便想自己多穿幾件衣服,到時候好脫給你穿。可是鬼怎麼能穿人的衣服呢?那些衣服都從我的身體裡穿過去,落在瞭地上。後來有個鬼差看我可憐,就答應幫助我,條件是我下輩子要變貓。我答應瞭,隻要還能陪你爬一次山,我什麼都答應。然而這還不夠,他還給我下瞭摧心咒,如果衣服是我脫給你,脫多少件都沒問題,但如果是你自己來脫,就頂多隻能脫九件,因為貓隻有九條命。你沒發現嗎?脫瞭九件之後,你就再也控制不瞭局勢瞭。唉!你為什麼要裝鬼嚇我呢?我自己就是鬼,你嚇我難道我不知道?我現在隻後悔為你這樣的人做貓!”說完她就憑空消失瞭。

  朱哲本來很害怕她是鬼,但是她消失後,才發現一個人更加害怕,於是飛快地下瞭山。

  到瞭山下旅店,明亮的燈光照在身上,他終於松瞭一口氣。首先要洗個熱水澡,於是他在鏡子前脫下那一層又一層的衣服。脫衣服時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仿佛十分熟悉,但又無法形容。直到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脫一層衣服便瘦下去一層,好像脫的不是衣服而是肌肉,一層又一層,他一邊脫,臉色一邊變得蒼白。

  脫到隻剩最後一層衣服時,他看著鏡子裡一個細得如同筆桿的身體支撐著他的腦袋,然後,用顫抖的手,開始脫最後一層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