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佩斷魂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男人亲女人的胸_男人亲女人的胸视频_男人亲女人胸视频

一天前

“你一定要幫我!”征鴻定定地看著蕭儀,眼睛一眨不眨的,“她真的很痛苦,我要幫她!”

蕭儀無奈地看著面前這個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傻蛋,道:“我隻是學過一點兒傳統道法,不是醫生好不好。再說她痛苦關你什麼事?人傢男朋友都還沒心疼呢!”

“她的玉佩。最近她常帶著一塊古老的玉佩,很少離身。而就是從那玉佩出現後,她才變得反復無常,而且經常痛苦得呻吟落淚。我懷疑那塊玉佩是邪物,它在害筱落——你一定要幫我!”征鴻冷硬地說道,根本不給人拒絕的餘地。

面對他的請求,蕭儀除瞭答應還能怎麼辦?就算要救的人是她……

征鴻帶著蕭儀輕車熟路地跟蹤他暗戀的女生筱落。她是一個長相甜美清純的女生,征鴻曾向她表白過,無奈人傢並不喜歡他這種類型,最後選擇瞭一個粗壯黝黑,名叫馬如塵的男生當男朋友。這讓征鴻鬱悶瞭好久,也讓蕭儀百思不得其解之餘暗暗竊喜。

人傢都說森林那麼大,不要吊死在一棵樹上,可偏偏征鴻就硬要吊死在筱落這棵樹上。盡管筱落已拒絕過他而又名花有主,真是不知道罵他死心眼好還是誇他專情好。

“不過,有一點很奇怪的是,她怎麼一直都是一個人,她的男朋友呢,莫非是吵架瞭嗎?那你就有機會瞭,正所謂名花有主你可松土……”蕭儀出著餿主意。

“別光顧瞎扯啊,你看出來什麼沒有?”征鴻不好意思起來。

蕭儀仔細觀察瞭一下走在前面的筱落,道:“玉佩沒見著,但是人身上都有三盞燈,筱落滅瞭兩盞。這種狀態是什麼病不太好說,但絕對很容易惹到不幹不凈的東西。”

“是不是有鬼在害她?”征鴻焦急地問。

“我也不清楚,先開個陰眼看看吧。如果真有‘好兄弟’在,一眼就能看出來。”她掏出一瓶符水,和征鴻一起洗瞭洗眼睛,無聲地念瞭一句咒文,再抬頭看時,兩人都愣在當場,幾乎要被眼前的景象驚呆瞭:明媚的陽光已消失瞭,天上濃重的黑雲仿佛要壓到人頭上。更恐怖的是,本來空蕩蕩的校道上眨眼間變得陰沉而擁擠,一長列死狀不一的“好兄弟”麻木地排著長隊跟在筱落身後,簡直像在飯堂排隊打飯一樣!

“這、這、這……”征鴻嚇得說話都不利索瞭,蕭儀同樣看得目瞪口呆。

緊跟在筱落身後的一個鬼冷冷一笑,突然飄快兩步,直直撞進筱落的身體裡。筱落立刻眉頭緊皺,痛苦地往前跌走幾步,而後面的“好兄弟”全部緊緊跟上一步——原來這就是筱落痛苦的原因!α鬼β大γ爺

蕭儀隱約猜到瞭點兒什麼,但還沒來得及說出來,頭腦發熱的征鴻已經大叫一聲沖瞭過去,蕭儀拉都拉不住,隻好咬著牙跟在他身後。

“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征鴻沖到筱落身旁把她護在身後。一個個飄蕩的野鬼躲開他胡亂揮舞的手,層層疊疊地把他們圍在中間。看這架勢,它們隨時都能一擁而上,把這兩個冒著陽氣的活人撕成碎片。

征鴻這個冒失鬼,把這一群孤魂野鬼給惹毛瞭!阻鬼上路,就跟阻人發財一樣,都是大忌!蕭儀大急,連忙掏出隨身攜帶的符紙來。

陰人的傳承

“上天賜我威震萬靈,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聞腦裂,出語驚神!急急如律令!”蕭儀捏著法訣,蠻牛沖撞般闖進鬼堆裡,被她撞中的鬼紛紛慘叫著躲開。

“快帶我們沖出去!”征鴻抱起已經昏迷的筱落喊道。

蕭儀奮力擋開被激怒的兩個鬼,回頭吼道:“沖毛線啊,你難道還能跑得比鬼快?它們隻是需要筱落,不會傷害她,倒是我們更危險一些,幹脆扔下她跑瞭算瞭!”

征鴻立刻反對:“絕不能扔下她!”

這個笨蛋!蕭儀又氣又急,她的法力可不足以對付這麼多鬼,這樣下去他們兩個遲早會被這些憤怒的鬼撕碎,而筱落還會是好好的!她左支右絀地護著征鴻,而征鴻反而緊緊地抱住最安全的筱落。

得想個辦法,不然法力枯竭就得和這個傻瓜死在這兒瞭!對瞭,筱落的玉佩。應該就是她的玉佩導致她被一群鬼尾隨的!蕭儀想道。

“把她放下,找出她的玉佩給我,我引開這些鬼!”蕭儀翻出兩張黃符,狠狠地拍到一個猙獰飄至的鬼臉上。

征鴻連忙放下筱落,在蕭儀口袋掏出瞭一個護身符放到她身上,然後才摸出筱落的玉佩扔給瞭蕭儀。

“你一個人不會有事兒吧?”他略微有點兒擔心地問。

蕭儀“呸”瞭一聲:“別說得好像你在就能幫上忙一樣,我擺脫瞭這些鬼再跟你聯系!”她捏著法訣闖出去,手裡還緊握著那個青白色的古老玉佩,一眾野鬼果然跟著她蜂擁而去。

蕭儀沿著校道一直往校園的偏僻角落跑,那些鬼一直追在她身後。眼看到瞭一個死胡同,蕭儀無奈轉身,野鬼們紛紛臉色猙獰地撲瞭上去!

蕭儀連忙扔出一大把符紙阻擋它們前進,捏著玉佩喝道:“你們這又是何苦。都不過是想安心上路,何必要害我?偏要跟我鬥的話,我就先摔碎這塊玉佩,再跟你們鬥個魚死網破、魂飛魄散!”